中国期刊网 专业从事评职称论文发表,核心期刊征稿,核心期刊发表,SCI论文发表等学术咨询服务

双边关系对中国技术寻求型对外直接投资的影响

来源:中国期刊网 分类:经济 发布时间:2020-07-17 浏览:

  双边关系对中国技术寻求型对外直接投资的影响 2019-08-20 05:08:38 人文杂志 2019年8期 李童 内容提要中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的技术寻求动因是逆向投资的主要动机之一。面对中国的崛起以及在地缘政治、经济、军事等多个领域对美国全球地位产生的威胁,美国企图从多方面对中国的发展进行阻挠。当前,中美两国发生贸易争端,双边关系趋于紧张,加之美国政府对外资并购本国企业的政策收紧,中国企业赴美技术寻求型OFDI步履维艰。

  《中国对外贸易》杂志创刊于1956年,由中国贸促会主办,是世界了解中国、中国走向世界的重要窗口之一。是沟通中国与世界经贸信息的桥梁。

  本文从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现状出发,以中美贸易争端为背景分析中国企业技术寻求型OFDI当下面临的困境,利用双边关系的调节作用,试图提供解决问题的应对措施。研究认为,中美两国经贸高度融合,合则两利。在中美贸易争端的背景下,面对美国对中国发展进程的阻挠,中国一方面保持良好的双边关系,推进中美双边投资协议的谈判进程,为中国企业赴美OFDI构建良好的制度环境;另一方面,中国企业赴美进行技术寻求型逆向投资时,除了需要谨慎选择投资行业,更重要的是提高自主创新力,掌握核心技术。

  关键词中美贸易争端技术寻求型OFDI双边关系

  〔中图分类号〕F125.2〔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0447-662X(2019)08-0047-08

  一、引言

  中国企业在发达国家的逆向投资表现出技术寻求动因。通过并购具备先进技术的东道国企业,中国投资者利用技术的逆向溢出机制提高自身生产力,进而促进创新力的提升。而友好的双边关系对海外直接投资至关重要,这不仅为企业创造了良好的投资环境,减少制度差距带来的投资成本,重要的是,对外直接投资(Outward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OFDI)依赖稳定的政治关系,而任何双边摩擦都会导致对外投资受阻。

  2018年3月,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备忘录,根据美国国会“301条款”的调查报告,美国将向总计约6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这一举措拉开了中美贸易争端的序幕。7月,美国正式对来自中国价值34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25%的关税,中国也做出了相应的回击,两国贸易争端升级。12月,两国领导人在G20峰会上达成共识,在接下来的90天谈判期内暂停对峙状态。2019年2月24日,特朗普宣布推延20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的关税上涨计划以待双边贸易谈判的达成。尽管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美国政府多次宣称中美间的贸易谈判进展顺利,但美方仍于5月10日将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税率提升至25%。整理自新华网、财新网专题报道http://www.xinhuanet.com/world/1802tfsj24/index.htm,http://www.caixin.com/hot/zhongmeimaoyi.html. 持续一年多的中美贸易争端对双边经贸合作产生了消极影响,而争端的根源在于美国调整其对华战略,企图通过各种手段遏制中国发展。

  除贸易手段外,在对外投资方面,美国政府对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尤其是技术寻求型OFDI项目的审查趋紧。 因此,在当前中美贸易争端的背景下,需要认识到技术寻求型OFDI对企业发展的作用,清楚其所面临的困境,了解双边关系对企业逆向投资的影响。一方面,中美之间应当保持友好的双边关系,对政治风险制定必要的应对措施;另一方面,中国企业不仅需要谨慎选择投资行业,制定合理的投资策略,更重要的是通过学习东道国企业的先进技术,提高自身创新力。

  二、中美贸易争端背景下的中国OFDI现状

  美国对华贸易逆差是这场贸易争端的导火索之一,然而其贸易赤字的根源是战后美国经济战略的转型,李稻葵、胡思佳、厉克奥博:《特朗普税改和中美贸易摩擦》,《经济学动态》2019年第2期。企业在全球化的过程中将劳动密集型产业纷纷转移到亚洲各国,而且在美国低储蓄率和财政赤字不断扩大的背景下,设置关税壁垒不仅会引起贸易争端,还会增加本国消费者负担,影响就业水平。林毅夫:《中国的新时代与中美贸易争端》,《武汉大学学报》2019年第3期。同时,尽管美国在2018年对中国出口商品实行了关税保护措施,中国对美贸易顺差仍然创下2006年以来的最高纪录,但同期,中国的出口总额降至2.2万亿美元,同比下降1.4%,环比下降4.4%,数据来源:中国海关总署,http://www.customs.gov.cn/customs/302249/302274/302275/2166524/index.html.可见美国以贸易赤字为由进行关税保护是说不通的。 同时,中美贸易争端的影响是逐步显现的。由于中国的崛起,中美之间产生的摩擦在这次贸易争端中逐渐显现,而摩擦体现在多方面,除贸易外,金融、对外直接投资等也是中美角力的战场。

  1.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在2018年增速回落

  2018年,中国全行业对外直接投资1298.3亿美元,同比增长4.2%,其中非金融类OFDI同比增长仅为0.3%。受多方面因素影响,2018年前5个月的非金融类OFDI都保持着快速增长态势,累计投资额为478.9亿美元,累计同比增长38.5%。然而进入6月份,对外投资流量大幅下滑,年末有所回升,使得2018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较上年勉强略有提升(见图1)。可见,美国对中国发展进程的阻挠显然已经延伸到了对外投资领域,2018年中国企业在美投资的变化,除人民币贬值和2017年下半年对外投资数据的基数较高等因素外,中美贸易争端的发生也增添了很大变数。

  2.中國企业在美投资骤降,制造业投资受冲击

  根据律师事务所贝克麦坚时(Baker & McKenzie)公布的报告,2018年中国在欧洲和北美的对外直接投资已完成金额为300亿美元,相比2016年的940亿美元和2017年的1110亿美元,投资总额明显下降。投资量的大幅缩水主要归咎于中国企业在美直接投资的下滑。一方面,中国政府加大了对企业在海外非理性投资的引导和规范力度;另一方面,美国政府扩大了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CFIUS)对外国投资项目的审查权限,加之2018年的中美贸易争端等不利因素,中国企业在美OFDI从2016年的456.3亿美元降至2017年的290亿美元再降至2018年的48亿美元,同比下降84%。中国商务部暂未公布2018年中国企业对美国OFDI的具体数据,但根据海外研究机构的统计以及相关报道可见,2018年中国企业在美OFDI的表现并不理想。这种不理想不仅体现在投资规模的下滑,还反映在投资行业的结构变化。 纵观中国企业在发达国家的逆向投资,目标行业主要集中于制造业,特别是医疗、电子信息通讯、生物科技等技术密集型产业。截至2017年,中国企业对美国制造业逆向投资存量为172.8亿美元,占中国在美总投资的25.6%,居于全行业首位。数据来源:中国商务部,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i/jyjl/l/201810/20181002792460.shtml.这些投资主要分布于:信息、通信和技术、医疗健康、汽车、航空航天等制造业行业,进行投资的中国企业以私营企业为主,他们更倾向于通过跨国并购的方式获得美国企业的所有权。这充分证实了中国企业进行逆向投资时具有很强的技术寻求动因。随着中美两国爆发贸易争端以及CFIUS审查收紧,上述制造业行业的中国投资项目在2018年受到了强有力的冲击。著名律师事务所必百瑞(Pillsbury)的报告中指出,2018年已披露的被CFIUS审查未通过的中国项目金额超过21亿美元,而其中大部分投资属于技术寻求型OFDI(见表1)。

  3.中国在欧洲和“一带一路”沿线投资向好

  一边是中国赴美技术寻求型逆向投资在2018年受阻,但与此同时,部分欧洲国家和“一带一路”沿线各国成为了新的投资热点。 相比中国对美OFDI,中国企业在欧洲进行的投资活动并没有如此剧烈地降幅,反而在诸如法国(18.3亿美元,同比增长86%)、德国(25.2亿美元,同比增长34%)、西班牙(11.7亿美元,同比增长162%)、瑞典(40.5亿美元,同比增长186%)等国保持较大程度的增长。而在另外一些欧洲国家(卢森堡、丹麦、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等),2018年中国企业在当地的投资同样增长迅速。2019年初,仍有超过150亿欧元的拟议交易在进行。资料来源:荣鼎集团,https://rhg.com/research/chinese-fdi-in-europe-2018-trends-and-impact-of-new-screening-policies/.可见,由于美国投资审查制度的加强以及中美双边关系的持续紧张,越来越多的中国资本流向欧洲地区寻求战略资源。 另外,2018年,中国企业对“一带一路”沿线各国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增长了8.9%,总额高达156.4亿美元,占全年中国OFDI总额的13%,数据来源:中国商务部,http://fec.mofcom.gov.cn/article/fwydyl/tjsj/201901/20190102829089.shtml.这一增长速度显著高于同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总体增速。尽管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投资项目仍然主要分布在基础建设和能源行业,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加入到“一带一路”框架内,中国对沿线各国的对外直接投资项目将趋于多元化。

  三、中国企业技术寻求型OFDI的意义及面临的困境

  企业能够在市场中发展壮大得益于其所具备的所有权优势,提高生产技术是企业获得垄断优势的主要手段。但当创新研发能力不足时,企业便需要从外部引入高水平的生产技术。然而技术的传播在空间上具有地理局限性,企业需要进行对外直接投资,以并购东道国企业或成立合资公司的途径,从技术密集型企业获得高技术含量的知识产权。再通过逆向溢出机制改善母国生产技术并带动企业的创新研发,达到扩大所有权优势的目的。美国一直是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主要目的地之一。根据《2017年度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公报》数据,截至2017年末,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除去传统避税天堂(开曼群岛、英属维尔京群岛),美国仅位列香港之后,是中国OFDI第二大目的地。但是在中美贸争端不断加深的背景下,中国企业对美的OFDI受到直接冲击。而技术寻求型OFDI对企业的发展是有重要意义的。

  1.中国企业进行技术寻求型OFDI的意义

  近年来,中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动因研究成为一个热点问题,其中多数研究结果都证实了中国企业OFDI尤其是逆向投资具备技术寻求动因。黄速建、刘建丽:《中國企业海外市场进入模式选择研究》,《中国工业经济》2009年第1期;蒋冠宏、蒋殿春、蒋昕桐:《我国技术研发型外向FDI的“生产率效应”——来自工业企业的证据》,《管理世界》2013年第9期;刘青、陶攀、洪俊杰:《中国海外并购的动因研究——基于广延边际与集约边际的视角》,《经济研究》2017年第1期。中国企业通过技术寻求型OFDI取得技术水平的提升,改善了生产工艺,有效解决成本上升的问题,并且显著提高了生产率。赵伟、古广东、何元庆:《外向FDI与中国技术进步: 机理分析与尝试性实证》,《管理世界》2006年第7期。即使由技术水平提高带来的生产率提升无法立刻兑现,这种增长效应常常会在开始OFDI的第三年显现。李泳:《中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成效研究》,《管理世界》2009年第9期。即中国企业通过对外直接投资获取了发达国家企业的生产技术并转化为企业自身的核心竞争力。

  可见,技术寻求型逆向投资确实是中国企业获得所有权优势的一条捷径,但并非所有公司都适合进行这一类OFDI。母国企业在国内市场竞争中必须具备一定的经营优势,同时对先进技术有良好的吸收转化能力,并且能够寻找到具备特点技术资源的东道国企业,当中国企业同时具备国内市场优势、技术吸收优势和技术要素区位优势时才可以通过技术寻求型OFDI寻求战略资产。杜群阳、朱勤:《中国企业技术获取型海外直接投资理论与实践》,《国际贸易问题》2004年第11期。 然而,技术是日新月异的,中国企业通过技术寻求型OFDI,可以在短期内利用东道国企业先进的生产技术,增强自身在母国的竞争力。但如果不借此培育企业创新能力,随着生产技术更新换代,中国企业势必会再次落后于全球市场。同时,不论中国企业以并购还是成立合资公司的方式进行投资,都不会轻易获取东道国企业关键业务的核心技术,东道国政府有可能会利用各种手段限制这类涉及技术转让的跨境投资。

  因此,中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是否可以利用创造性资产的逆向溢出效应,提升企业创新水平,同样成为企业和学者关注的重点。学者普遍认为,尽管存在地区差异,李梅、柳士昌:《对外直接投资逆向技术溢出的地区差异和门槛效应——基于中国省际面板数据的门槛回归分析》,《管理世界》2012年第1期。但中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与研发创新能力普遍存在因果关系,即技术寻求型OFDI获取的国外先进技术,确实可以促进中国企业的创新研发。毛其淋、许家云:《中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是否促进了企业创新》,《世界经济》2014年第8期。 2.双边关系恶化阻碍中国企业在美技术寻求型OFDI发展 随着中美贸易争的不断升级,双边关系持续恶化,中国企业在美国的对外直接投资可能会受到更多的阻碍,进而面临无法继续通过逆向投资寻求更高层次技术的困境。

  (1)美国加紧了对中国技术寻求型OFDI的审查 2018年8月,美国众议院通过了《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Foreign Investment Risk Review Modernization Act),这一法案赋予美国外商投资委员会(CFIUS)更大的权力。CFIUS可以以保障国家安全为由,任意审查外国对美国企业的收购项目。尽管CFIUS的审查项目是自愿申请的,但当局无限期保留主动审查的权力,因此外国投资者必须在每一宗并购案中评估审查影响。随着美国保护主义的兴起,对当下的美国政府来说,CFIUS俨然成为一个政治武器,而中国企业的投资项目更是主要的审查目标。 新一届美国政府对中美双边经贸问题的看法由来已久。早在美国大选期间,特朗普就宣称要打击中国滥用自由贸易体系的行为。

  如,2018年1月底,特朗普批准了针对中方的太阳能板保护性关税,逐渐演变为中美贸易争端,中美在国际舞台上的竞争关系,显然从“伙伴”变成了“对手”。从特朗普执政前后的CFIUS審查数据可明显看出这一变化。如表2,必百瑞的一篇报告显示,根据市场披露的交易信息,特朗普执政后的一段时间内(2017年1月至2018年9月),CFIUS对37宗中国海外投资项目进行了审查,其中19宗并购案被审核通过,通过率仅为51%,明显低于执政前(2014-2016年)96%的审查通过率,其中特别是针对科技产业尤其是半导体制造业的审查较先前明显更为严格。 (2)中国企业对美科技、医疗行业的投资受到影响 中国企业对美国的技术寻求型OFDI主要集中于信息、通信和技术行业和医疗行业。由于双边关系恶化导致的投资审查制度的趋紧和中美贸易争端必然会影响到中国企业在上述两个行业的投资。

  信息、通信和技术行业(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ICT)是中国企业在美技术寻求型逆向投资的主要目标,目前投资存量超过170亿美元。最著名的案例要数联想集团在电子通讯行业的一系列收购。近10年来,并购是中国ICT产业对美国科技企业OFDI的主要方式,通过并购进入美国市场的投资额高达141亿美元,占该行业投资额的95%。②数据来源:https://www.us-china-fdi.com/us-china-foreign-direct-investments/data.但近些年来,有良好发展势头和自主创新能力强的中国企业也会选择以绿地投资的方式在美国建立研发中心,利用当地高技术人才进行研发创新活动,例如华为的西雅图研发中心,百度和移动在硅谷的绿地投资项目等。 美国科技行业中的半导体制造业一直受中国企业的青睐,尤其自中国政府推出了促进半导体行业发展的新政策以来,中国企业纷纷“走出去”,在美国推动了一波海外投资热潮。截至2017年,中国对美国半导体领域的总投资存量超过了34亿美元,包括华创投资以19亿美元收购豪威科技(OmniVision),北京屹唐盛龙以3亿美元收购Mattson科技等投资案例。②然而,随着中国企业的发展壮大,在科技行业的国际市场内形成了与美国企业的竞争态势,美国对中国企业收购科技行业尤其是半导体制造业的担忧日益加剧,于是对该行业的投资采取压制措施,使得中国企业对美ICT行业投资额逐年下降(如图2)。集中体现在部分来自中国的投资商受到CFIUS严格审查,例如2017年Canyon Bridge收购半导体制造商莱迪思(Lattice)失败,2018年华芯投资收购Xcerra受阻等。 同时,中国企业针对美国医疗和生物技术行业的投资也呈增长态势,并在2017年创下了25亿美元的新高(如图2)。这类行业投资的增长主要依赖于中国市场的扩大,企业一方面需要利用美国相关领域人才进行研发提升技术水平,同时可以减少我国在医药产业化、临床应用研究以及行业管理等方面与发达国家的差距,比如三胞集团收购Dendreon制药公司以及人福医药收购美国药剂制造商RiteDose;另一方面,通过收购当地医疗企业,国内企业可以顺利进入美国市场,扩大商业版图。例如迈瑞医疗通过收购美国Data Scope公司的生命信息监护业务,获取了美国中小医院监护市场50%的市场份额,拓展了其在海外的高端市场,将业务延伸到医疗信息化等领域。当前,中国医药行业广泛落后于美国和欧洲等发达国家市场。因此,中国医药企业依赖通过技术寻求型的逆向投资全面提升行业水准。尽管,目前生物技术领域的投资不存在严格的安全审查问题,但是医疗信息的安全性备受关注,不排除将来也会受到中美双边关系恶化的影响。

  四、中美贸易争端对中国企业在美OFDI的影响

  企业倾向于在具有良好制度环境的东道国开展对外直接投资,良好的制度环境(市场机制完善、产权保护规范、行政机构高效等)使企业能顺利地进行各类经济活动,而制度环境差则会徒增企业跨国投资中的成本,影响企业投资结果。同时,母国企业也会尽量避免在政治风险过高的国家进行投资,政治风险不仅包括东道国政权的稳定性,还涉及到母国与东道国之间的国际政治关系,例如领土纷争、意识形态冲突等。当母国和东道国间发生政治冲突时,由于对外直接投资的规模大、周期长、成本高的特点,向洪金、柯孔林、冯宗宪:《反倾销产业损害认定的理论与实证研究——基于COMPAS模型的分析》,《中国工业经济》2009年第1期。极易把“战火”蔓延到跨国贸易与投资领域,包括东道国政府严格的投资审查、税收壁垒、市场管制等手段,这都会增加企业在投资中的不确定性,进而导致投资失败,最终抑制企业在东道国进行对外直接投资的意愿。因此,母国和东道国之间良好的双边关系不仅可以促进政治互信,还关乎母国企业对外直接投成功与否。

  1.良好双边关系对中国企业OFDI具有重要的意义

  母国和东道国之间良好的双边关系不仅可以优化东道国的制度环境,还能减少两国制度差距带来的适应成本和不确定性,降低企业在东道国的进入壁垒,为企业创造稳定的投资环境,进而提升中国企业在东道国对外直接投资的效益。③刘晓光、杨连星:《双边政治关系、东道国制度环境与对外直接投资》,《金融研究》2016年第8期。 良好的双边关系可以弥合母国与东道国的制度差距,学者认为双边关系的弥合作用在制度质量较差的东道国更为明显。③这里的东道国政府通常无法为母国提供良好的投资环境、稳定的经济政策、健全的法律体系或产权保障措施。中国投资者在此投资显然需要双边关系构建起补充性的制度保障,这种保障可能是两国外交来往中签订的投资协定,也可能是母国企业通过“寻租”得到了东道国政府的照顾。无论如何,这种制度保障使中国企业至少可以在一个熟悉的制度环境内进行投资。况且,制度环境较差的国家通常属于发展中经济体,中国企业在此投资目的多为获取廉价劳动力或自然资源,节约的劳动力成本或可能出现的“寻租”现象可以减少制度较差带来的成本损失。 然而,大部分技术寻求型OFDI的投资目标是发达国家的技术密集型企业,这类投资所在东道国具有良好的制度环境。投资者在进行逆向投资时,双边关系的目的显然不是为了弥补两国的制度差距。面对良好的制度环境,中国企业可能存在一定的先天劣势。具体来说,健全的知识产权制度尽管可以为中国企业提供安全的创新研发环境,但一些中国企业在投资初期往往没有充足的知识产权意识。如果两国间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外交关系,频繁的双边往来能够增加相互了解,那么中国企业在投资前就可以对东道国制度环境有着充分的认识。同时,对高科技的寻求容易让母国企业背负危害“国家安全”的质疑,如果双边政治关系恶劣,政治上的不信任会增加企业投资项目被审查的可能性。 因此,對于进行技术寻求型OFDI的企业来说,亲密的双边关系可以为企业创造良好的投资环境,搭建起基于良好双边关系的长期性制度安排,促进企业的投资项目顺利进行,反之亦然。

  2.保持良好双边关系的思路

  (1)保持友好的外交关系 两国建立外交往来是最基本的双边关系,表明两国正式确立了友好的政治关系,是双边关系中重要的长期性制度安排。两国外交关系持续会受时间、地缘政治和国家利益的影响,可能升级为友好的外交关系甚至盟友关系,这种更高层次的制度框架,有利于政治以外的(如商贸、投资)双边制度的制定与完善。张建红、姜建刚:《双边政治关系对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影响研究》,《世界经济与政治》2012年第12期。所以,友好的外交关系可以促进母国企业在东道国投资的顺利落地和实施,减少适应东道国投资环境中的成本。并且随着双边政治关系的升温,企业亦可调整投资策略、加大投资力度、扩张投资范围。

  (2)签订双边协议 母国与东道国之间签订的“双边投资协定(Bilateral Investment Treaty, BIT)”是两国针对跨国投资领域的实质性制度框架。双边投资协定的本质可以概括为国民待遇与最惠国待遇。其目的是保障企业在对外投资中的权益,为投资创造有利的条件。因此,两国在签订BIT时,会特意强调东道国对投资者财产和权益给予充分的保护和保障、享受公平公正的待遇以及争端的解决机制等内容。国际上广泛认为BIT可以提高企业投资的积极性,有助于对两国经济技术的交流,推动企业发展和国家经济进步。宗芳宇、路江涌、武常岐:《双边投资协定、制度环境和企业对外直接投资区位选择》,《经济研究》2012年第5期。 根据《我国对外签订双边投资协定一览表》,我国目前和世界上104个国家和地区签订了双边投资协定。自2008年,中美正式开启双边投资协定谈判,然而就某些方面并未达成一致。尽管根据美国现行法律,中国企业在美国进行逆向投资可以获得大部分BIT内的权力,如对资产免于征收的权力以及公正的投资程序,然而BIT的建立可以让中国投资者获得东道国争端解决机制(Investor-State Dispute Settlement)。

  (3)建立有效的谈判机制 在世界文明的发展进程中,谈判是唯一有效的前进道路。建立在互相尊重、平等互信的谈判不仅可以维护自身核心利益,也可最大限度地解决双方关切的问题。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改变了世界格局,中美之间的利益冲突不断加剧,作为彼此严重依赖的两个经济体,中美之间的经贸摩擦深刻影响自身和全球经济的前景。此时,利益的协调至关重要,建立有效的双边谈判机制可以更好地调节中美矛盾。通过有效的沟通,中美双方可以清晰地认识到多边合作是解决经贸问题的根本。谈判尽管存在妥协,但从双边关系、经贸合作、社会发展等多角度来看,有效的谈判机制是维护两国共同利益的最佳途径。解决中美贸易争端的谈判方法迄今为止运作良好,未来可能会取得成功。

  (4)高层互访和友好城市交流 除了长期正式的制度安排,高层互访和城市交流作为重要的短期非正式制度,也对母国企业在东道国的投资成败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杨连星、刘晓光、张杰:《双边政治关系如何影响OFDI——基于二元边际和投资成败视角》,《中国工业经济》2016年第11期。 高层互访往往会进行双边协议的谈判,这些基于外交活动的制度安排可为企业提供友好的投资氛围。同时,两国间的高层互访为企业传递出政治关系友好的信号,母国企业时常根据双边关系来判断在东道国投资是否会面临政治风险。这种政治偏好信号可以增强企业对外直接投资的积极性,促进企业投资规模的扩张。学者基于中国领导人与“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高层互访进行研究,认为这种双边互访的政治活动不仅加强了中国企业在东道国投资的力度,同时强化了中国经济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影响力。黄亮雄、钱馨蓓:《中国投资推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展——基于面板VAR 模型的分析》,《国际经贸探索》2016年第8期。 除此之外,友好城市交流也是短期非正式制度之一。地方政治之间的交流可以使母国企业有的放矢,有针对性地满足东道国地方的投资需求。交流活动带来信息透明度的提升,大大降低了企业投资风险,提升了投资效益。

  五、解决中国企业技术寻求型OFDI发展困境的应对措施

  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发达经济体,具有稳定的政治环境、健全的法律制度、完善的市场经济体系,同时市场规模大、企业创新研发能力强、基础设施建设完备,是世界上吸引外商投资最多的国家之一。中国企业重视在美国进行战略投资,其中技术寻求动因是中国对美OFDI的主要原因。因此,中国企业对美逆向投资的顺利展开,不仅有利于中国企业获取生产技术增强企业竞争力,对促进中美两国互惠共赢也有着积极的一面。面对中美两国双边关系的复杂变化,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中国企业对美技术寻求型OFDI面临投资受阻的困境。

  鉴于此,提出以下应对措施:

  1.中国政府应采取的应对措施

  首先,保持良好的双边关系。友好的外交关系是中国企业赴美投资的基本条件,这对中国企业的市场准入和各项投资活动的顺利开展都有重要影响。中国的崛起在地缘政治、经济、军事等多个领域对美国的全球地位产生威胁,随着中国的不断发展,不可避免地会与美国产生各种矛盾和摩擦。2017年,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中把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者”。为了干扰中国的发展进程,美国在贸易问题、信息安全问题、台海问题等多个方面向中国发起挑衅。然而,竞争与合作并存,中美两国经济相互依存度极高,妥善处理好双边关系不仅对中美两国大有裨益,还有助于推动全球经济走向复苏。在对外投资方面,中美两国在《双边投资协定》谈判中对技术转让、控股限制、投资透明度等规定上取得显著进展。因此,应加快推进中美BIT的谈判进程,早日通过制度性的方案落实中国跨境投资企业在美国的国民待遇及最惠国待遇,保障中国企业在美逆向投资的顺利开展。 其次,继续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在中美贸易争端的背景下,中国要继续推动全面对外开放,反制美国贸易保护主义。尽管美国单边主义策略对中国经济和企业在短期内产生一定影响,但无法将中国排除出全球市场。因为中国不断奉行的开放立场,使得中国和世界市场深度融合。中美贸易战以来,美方以多种手段限制中国企业在全球市场中的发展,但中国并没有停下开放的脚步。“一带一路”倡议的深化,市场对外资准入负面清单的放宽,扩大服务业特别是金融业对外开放,无不表现中国开放的决心。通过对外开放政策,中国企业在与外商交流中获得“技术外溢”的同时,可以带动国内产业结构的优化,加快产业转型升级。可以说,中国对外开放对于提升自身在全球价值链的地位,以及促进同世界各国的互信都有积极的推动作用。 再次,改善美国对中国崛起的看法。美国社会对中国普遍抱持一定的偏见,这种态度主要来源于美国主流媒体对中国崛起的误解。自从中美两国开展双边经贸活动以来,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中国企业不断收购美国企业以及中国不断增强的综合国力在多方面与美国形成竞争关系,难免会引起美国社会的担忧。中国政府应当通过多种渠道,强调中美互利共赢的主张,增强两国间互信,并寻求美国媒体正确评价中国经济发展和在美直接投资对促进美国经济发展的重要作用。

  最后,制定必要的应对措施。美国发起对华贸易争端,根本目的是为了维持其在全球的主导地位。因此,贸易争端极易演变为针对中国高技术含量企业的打压和封锁。一方面通过多种手段打压中国企业在美的商业活动,另一方面加大对中国技术寻求型OFDI在美投资的审查力度。在双边投资协定落定之前,中国政府应当加强对中国企业OFDI受阻的应对机制,打通中美协商通道,呼吁美国政府提高CFIUS在外资审查中的透明度,明确界定“国家安全”的范畴,防范CFIUS由于双边政治关系波动随意扩大审查范围,恶意阻拦中国企业对外投资项目。

  2.中国企业应采取的应对措施

  第一,谨慎选择投资行业。尽管美国政府只禁止外商对核能、海关、航运等领域进行直接投资,但涉及美国国家安全的产业都是CFIUS的审查重点,这几乎涵盖了整个中国企业对美技术寻求型OFDI的主要目标行业。因此,意图在美国进行对外直接投资,尤其是并购技术密集型企业的中国投资者,应当谨慎考察所投资行业的敏感度,对投资的可行性研究做好充分的事前准备,降低由于中美双边关系紧张和美国投资审查所产生的不利影响。

  第二,制定合理的投资战略。中国企业进行OFDI的战略目标是提高所有权优势。在技术水平日新月异的今天,要達到这一目标,企业必须将投资布局在技术顶尖、研发前景广阔的东道国公司。这就需要中国企业在投资前获取所投资行业的发展现状和趋势信息,同时做好尽职调查,了解东道国企业当前的技术水平和研发能力,并且根据企业自身财力和技术吸收水平选择合适的目标企业,避免盲目投资。

  第三,培育企业创新机制。中国企业通过技术寻求型OFDI获得东道国企业的技术只是短期目标,从长期看,中国企业必须提升自身科研创新能力。自主研发可以降低企业购买先进技术的成本,适应中国市场的需求,更重要的是,中国企业掌握的核心技术可以确保自身产业安全,规避双边关系恶化的负面影响。发达国家具有培育创新的制度环境,中国企业可以在此建立研发机构,利用东道国技术和当地的研发平台,提升企业全球视野,培育自身的创新机制。

  第四,优化投资区位选择。在中美贸易争端的背景下,中国企业赴美OFDI难免受双边关系变化的影响。除了上述措施之外,中国企业应通过优化区位选择,积极探索在美国之外的地区进行技术寻求型OFDI的可能性。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加入到“一带一路”倡议中,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的直接投资动因已经不局限于资源寻求和效率寻求,技术寻求型OFDI逐渐展现并演变为重要的投资类型。不少国家同中国签订双边投资协定,因此同样具备投资吸引力。

本文由中国期刊网首发,一个权威专业的学术论文发表知识网。

文章名称:双边关系对中国技术寻求型对外直接投资的影响

文章地址:http://lw.xmqikan.com//qkzs/jingji/238.html

杂志社合作

十年平台,长期与1000+杂志社保持着合作伙伴关系

协议保障

可签署保密协议,不透露用户信息跟踪进程,保护个人隐私

期刊种类完备

为您提供较新期刊信息,覆盖大部分地区行业,满足您的要求

实体公司

对公企业账号,放心信任,工商部可查。注册资本金500万

期刊导航

论文发表加急通道

内容推荐
新医院财务会计制度下的全成本核算
中国现阶段缩小贫富差距的途径
妇女经济相关产业发展现状分析
海上丝绸之路论文
国际贸易实践中区域经济产品品牌价值链建设方案
饮水安全工程管理问题及解决办法
经济论文参考文献
《中国商贸》国家级经济期刊征稿启事
企业纳税筹划风险和解决对策
新自由主义国家治理的内在矛盾与危机
试析当前农村经济发展的形势与任务
中国经济学期刊引领学术创新的时代责任